• 介绍 首页

    白玫瑰庄园(吸血鬼)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番外15缠着你
      温博不想起床!
      可门外的敲门声一下接一下,不达目的不罢休,温博很气恼,爸爸妈妈实在太过分了,怎么能纵容一个小女孩这样的骚扰他,他还是个宝宝。
      温博翻个身,用枕头捂住耳朵,把自己藏在被子里,无论如何,坚决不起床。
      那个叫安米娅的小姑娘实在太难对付了。
      从他昨天进门开始,几乎24小时缠着自己,差一点连睡觉都要跟他睡在一起,要不是他义正言辞的拒绝,安米娅几乎要赖着不走了。
      如果这是一个男孩敢这样骚扰他,他一定把对方打得满地找牙,可是这是一个女孩,爸爸妈妈说,对女孩动手不是男人能做的事情,所以他只能避让。
      哎,小女孩好烦,她们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去玩自己的洋娃娃吗?
      忽然,敲门声听了,温博竖起耳朵一听,不仅停止了,对方的气息也消失了。
      他顿时松了一口气,从床上爬起来,悄悄打开门,往外一看,果然不见了,太好了。
      温博立刻关上门,刷牙洗脸,准备下楼吃早餐。
      等他洗漱完毕,准备换下睡衣。
      忽然看见窗户上趴着一个人影,脸都贴到玻璃上了,五官跟煎饼一样烙在上面。
      温博吓的目瞪口呆的,然后后知后觉,想起自己只穿了一条小内裤,吓得连忙拿起一旁的衣服遮住自己,大喊:“你在干什么?!”
      安米娅爬在玻璃窗上,像个蜘蛛人一样,居然控制着窗户打开了。
      这里是二楼啊!
      安米娅爬进去,拍拍身上的灰,嘿嘿一笑:“早啊温博哥哥,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吧!”
      温博俊俏的小脸简直怒不可歇,咬牙切齿的提起人,直接将她扔出门外!
      安米娅不高兴的嘟嘴:“干嘛不让我看,你是我老公,我爸爸跟妈妈一起睡,都是不穿衣服的。”
      “原来你爸爸妈妈也喜欢裸睡啊!”温绾绾咬着棒棒糖,好奇问她。
      安米娅看到温绾绾,忙跑过去拉住他的手,“绾绾姐,温博哥哥为什么不肯跟我一起睡觉觉,夫妻不是应该睡在一起吗?”
      温绾绾咬着棒棒糖,一本正经的想了想,道:“可能是他害怕你发现他尿床。”
      安米娅吃惊:“哥哥还尿床吗?”
      温绾绾毫不犹豫暴露温博的老底:“啊,对啊,他尿床到叁岁。有时候夜里做噩梦也会尿床的,男孩子好像都这样。妈妈说,等他再长大一点就好了。”
      安米娅似懂非懂:“哦,没关系,我不尿床,我可以半夜叫他起床尿尿的。”
      温绾绾还没说话,温博就出来了,“温绾绾,你才没有尿床,你再胡说八道,我就把你晚上起床偷糖吃的事告诉妈妈。”
      温绾绾一听,立刻捂住嘴,溜了。
      安米娅软嘟嘟看着温博:“温博哥哥,你别怕,我不会把你尿床的秘密说出去的。”
      温博......
      司媛把做好的包子端上桌,奇怪的看着叁只小家伙。好奇怪,昨天一起吃饭的时候还闹腾的不停,今天怎么如此安静。
      她坐下来,给几个孩子夹了包子,温亭山扫她一眼,司媛立马将包子夹到他碗里,还多给他夹了小菜。
      温亭山这才满意的扬起唇角,优雅的吃早餐。
      安米娅一口咬掉大肉包,觉得好满足,“媛媛阿姨,你做的包子好好吃,比我妈妈做的好吃多了,不对,我妈妈做的菜就不是人吃的,所以我爹地从不让她进厨房。”
      司媛笑着摸摸她的头,真想告诉这孩子,你本来也不是人啊。
      嘴上却说:“喜欢你就多吃点。”
      安米娅叁两口吃完自己碗里的包子,然后眼巴巴看着温博,见他半天没有动包子,眼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。
      温博抽搐了一下唇角,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,还是将自己的包子给了她。
      安米娅顿时高兴不已,咬着包子开心道:“谢谢老公,老公真好!”
      司媛与温博一起,同时喷出嘴里的果汁,温亭山急忙拿起餐巾纸给她擦嘴:“没事吧,有没有呛到。”
      安米娅一看,有样学样,也拿着纸巾给温博擦嘴,还不断的拍着他的背,“老公,你没事吧,有没有呛到。”
      温绾绾左看看右看看,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      温博无奈翻白眼,起身道:“我吃饱了,你们慢慢吃。”
      安米娅看看温博,又看看碗里的包子,最后抓着包子,跟上了温博的脚步。
      温绾绾咬着烧卖问司媛:“妈妈,米娅以后就是我大嫂了吗?”
      司媛无奈:“这要看你哥哥的意思,他喜欢就行。”
      温亭山却道:“我觉得挺好的,年纪轻轻就解决了终身大事,省去多少烦恼。”
      司媛苦笑不得,还没说话,就听温绾绾道:“什么是终身大事?”
      司媛呃了半天,道:“你还小,等你长大就明白了。”
      温绾绾拒绝:“我哪里小了,我现在的力气都可以徒手打死一只老虎了,妈妈,一个成年男性都没有我这份本事呢!”
      “力气大不代表你长大了。”司媛头疼,求救看向温亭山,这种事情应该怎么跟孩子解释好呢?
      她盼着温亭山忽悠过去,谁知温亭山一本正经的告诉温绾绾,“所谓终身大事,就是像你母亲一样,找到你父亲这样的好男人,一辈子对你好,爱你疼你保护你,并忠贞不渝的陪伴你到终老。”
      司媛白他一眼,心里暗道,你可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。
      温绾绾张口就问:“你不是说我们吸血鬼永远不会老吗?那这样,我岂不是永远找不到人陪我一起老了。”
      温亭山噎住,看向司媛司媛站起来,溜了,把战场留给丈夫。
      自己挖的坑自己填,她不管。
      温绾绾好奇心上来,缠着温亭山,一直纠缠,什么叫做终身大事?
      温亭山最后没办法,把她丢给安米娅,让她普及为何要找老公。
      两个小女孩在花园里的太阳伞底下,讨论了一下午,为什么要找老公,老公是个什么东西,老公的好处在哪里。
      温博被当做工具人,也讨论了一下午。最后,温绾绾决定,她也需要一个老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