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钟意她(NPH)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边度痕【微H】
      两人走进电梯,宫欣拿着房卡刷了一下,按下楼层:“还好套房不用等,我看有别的客人要等到三点后才有房。”
      想睡萧琮的心现在还热腾着,得趁热打铁。
      “哦。”萧琮看了一眼带着扇子图标的房卡,才知道被带来了文华东方。
      萧琮决定把剧本拿回来。
      进了门也没打算欣赏这一百二十平米的精致套房,一把托起宫欣的屁股把她抱了起来。
      突然的失重使宫欣惊呼了一声,手臂也挂上了男人的肩,随后惊呼声被男人吞噬,娇背触上玄关莫兰迪绿的墙。
      撩拨着敏感的软腭,嘬吸着软嫩的舌尖,攫取着口中的空气,舔舐着如花的唇瓣,吞咽着如蜜的口津。
      萧琮势要把刚刚被吻得窒息的仇报回来。
      “等、等一下……我呼吸、不了了……”女人皱着眉,轻拍男人的膊头*。
      这一回合,由于宫欣喊了暂停,萧琮小赢一盘。
      宫欣整个人被托高,毫无着力点,小腿微颤盘着男人结实的腰,白色H皮带拖鞋早已掉至木地板上,剩十只脚趾头在半空中蜷着。
      男人把她吃得狠,她已经小腹微颤了几次,一股接一股的暖液从因为姿势而微张的花缝中沁出,打湿了那层薄薄的棉布。
      萧琮看着女人小口小口汲取氧气、满脸潮红嘴角含春的样子,使他重夺回些许得意。
      虽然松开了小嘴,他仍迷恋女人身上的香气,埋头在她锁骨处细细啃咬,白皙之上留下点点红梅。
      “嗯……用不用……先洗澡?”
      宫欣舒服得伸长了脖颈,胸部也往男人的唇凑近了一公分。
      始终记得萧琮有洁癖,刚刚两人在学校都出了汗,他不介意?
      萧琮之前没说出口的话这次仍然没说出口,他用行动告诉宫欣,你的话没关系。
      细细密密的吻沿着V型领口往下蔓延,很快来到那挺立的圆润之上。
      宫欣今日这条棉麻白裙心机感十足,两段镂空蕾丝从肩膀延续至腰间,不仔细盯着看不觉得,萧琮靠近了才发现透过两段空隙,能窥见女人纯白蕾丝胸衣,以及胸衣裹不尽的两团乳肉。
      他两只手都卡在女人的大腿之上,唯有靠嘴一寸寸啮着嫩肉。
      男人津润的舌头,从肩膀沿着镂空处,一直往下舔舐至最突出的那一端,隔着两层布料,一口咬住了似乎已经巍巍站立起的乳尖,立刻感觉到女人大腿又用力夹了夹。
      于是舌尖沿着那一处不停打转绕圈,牙齿轻啃轻咬。
      宫欣鼻哼了一声:“嗯哼……好痒啊……”
      男人额前的碎发可能刚理过,微微有一点扎,她被挠得痒痒,腰肢也扭动起来。
      把胸口的布料吃得半湿,萧琮抬起头,镜片上沾了薄薄一层雾气,很快散去。
      他抵着女人的额头问道:“……边度痕*?”
      滚烫的大掌不知何时已经挪到了女人的软臀上,极好的手感让他忍不住揉捏挤压起两团臀肉,短裙挨不过来来回回的摩挲,一寸一寸推高着,露出那湿至半透的白色布料。
      “你说呢?”
      女人不答反问,伸手开始解着男人喉结往下一颗颗的束缚。
      每解开一颗纽扣,宫欣都哼出一声稠黏的喉音,嗯嗯唔唔的,像在小锅里熬着的麦芽糖,甜得冒泡。
      她每哼一声,萧琮的龟头就颤了一颤,抓着两瓣臀肉的手掌都浮起了青筋。
      宫欣解到胸口往下的一颗,手没法往下伸了。
      她背靠着墙壁,几乎是半坐在男人的腰胯间,私处离那片烫人的区域近在咫尺,稍微再往下滑一点点,两者就会磨在一起。
      她抽出腰间的衬衣下摆,把剩下的扣子都解开了,手伸进敞开的衣领间,沿着肌肉纹理,在男人小腹之上四处点火。
      萧琮暗着眸色,微微卸了手臂的力气。
      宫欣一时没夹紧,往下掉了掉,“啊——!”
      一声惊呼后又被男人托住,那团烫人的挺立也直接撞上饱满湿润的阴阜。
      萧琮挺了挺胯,狠撞了几下:“是这里痒了吗?”
      宫欣攀着他的宽肩,扭着小腰和屁股,像海绵一样挤一挤就能出水的花穴,隔着西裤碾起了男人硬邦邦的性器顶端。
      她看着男人瞬间倒抽一口气,半垂着媚眼,“嗯,就是这里呀。”
      第二回合,打平。
      *
      萧琮依然就这样抱着女人走进卧室,弯腰把她放到大床上。
      他亲着宫欣的脸庞,把她挂在脖子上的手臂拿下,直起身子后开始扣回衬衣的扣子。
      宫欣坐起身子,看着他的动作,有些不解:“怎么啦?怎么穿回衣服了?”
      “我去买condom,刚刚没来得及买。”再怎么着急,也要对女人负责,没套他宁愿忍着。
      宫欣看着他高高撑起的小帐篷,笑着问:“你硬成这个样子,怎么去买啊?”
      萧琮低头,看着自己没用的小兄弟,眉头紧皱。
      “而且我等不及了,怎么办?”她一下一下轻拂起裙摆,露出光洁白皙的大腿,媚声询问。
      萧琮咬着后槽牙,猛跨一步,抬起女人的下巴又吻了上去。
      “唔……”宫欣哼了声,星眸半阖,又伸出小舌和男人的纠缠在一起。
      “乖,我很快回来。”
      萧琮再次松开她,舌尖带出了银丝。
      他拉了拉皱巴巴的衬衣,也不塞回西裤里了,就让下摆稍微遮一遮自己的下身。
      宫欣被这么死脑筋的男人气坏,跳下了床,光着脚走到玄关捡起刚刚一进门就落在地上的包包,从钱包里面摸出了个冈本0.01,她看了看,回忆了一下萧琮的尺寸,也不知道合不合适。
      萧琮看着她像颗小炮弹,冲出卧室,又冲回来。
      小炮弹还把他直接扑倒在床上,把他刚刚扣好的纽扣再次松开。
      萧琮口干舌燥,看着坐在自己小腹上的女人,小嘴叼着黑色的小方片,两指轻挑开胸口的两颗布扣,又纯又欲的蕾丝胸衣露了出来,锁骨往下的整片细肉白得泛光。
      胯下被揉了两下,只听女人说:“唔,尺寸可能有点小,将就用吧!”
      唔,怎么剧本又好像拿反了?
      叮,宫欣小胜。
      ————作者的废话————
      膊头=肩膀,边度痕=哪里痒
      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