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钟意她(NPH)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涟漪
      宫欣从二十二度的车内刚邁出一条腿,已经萌生了“要不别去了吧”的念头。
      热浪由地面蒸腾而上,裸露在衣服之外的皮肤被晒得滚烫,她觉得出门刚喷的防晒喷雾在这么强烈的紫外线之下毫无作用。
      比热更可怕的,是带着潮湿的热。
      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潮刚走进天华中学的校门,宫欣已经想着找个洗手间洗洗手擦擦脸,她浑身上下黏糊得难受。
      还好进了大门后,有一段茂密的树荫挡住了阳光。
      习习夏风拂过,重重树影沙沙。
      温热的气流吹起了镂空雕花的白色裙摆,同色系的低跟皮拖踏着水泥地面的细碎光斑,宫欣凭着十来年前的记忆走向礼堂。
      接近礼堂大门时已经能感受到空调带来的凉意,宫欣在签到册上匆匆签上自己的名字,快步躲进了室内。
      很快宫欣找到了自己入读年份的区块,06-10年的坐在同一片。
      找了个位置坐下后,她从白棕拼色的风琴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细汗。
      舒适感上升,宫欣开始观察起这变了大模样的礼堂。
      礼堂内内外外都焕然一新。
      以前早已斑驳褪色的墨绿塑料座椅,已经都换成了一排排整齐划一的酒红布面座椅,天花板保留着少量旧时原建筑的历史痕迹,加装了现代感的吊顶,射灯和灯带散发柔和的光,六层台阶之上的舞台中央摆放了演讲台,被暖白的光线笼罩着。
      陆陆续续身前身后都坐下来人。
      她的高中已经过去太久,再加上高三时她忙着艺考,文化班里同学的名字她基本都忘得七七八八了,隐约只记得刚毕业的时候班里有组过一个QQ班群,后来见也没什么人在里头说话,她便退了群。
      如果现在有人跳出来拍她的肩膀,问她“宫欣你还记得我吗”,她一定会尴尬到爆炸。
      她环顾四周的青年男女,也没认出哪位有少年时的模样。
      现在想想,似乎她的高中就只剩萧琮这么一个闪光记忆点。
      宫欣撇了撇嘴。
      这么看来,萧琮和自己都算保养得不错吧?至少多年之后的重逢里都还能认出彼此。
      手机微信「叮咚」「叮咚」接连不断响起。
      按开一看,是「快乐老宫家」群里一秒一条信息。
      都是宫白羽的相片,撸猫的,吃饭的,在洱海边看海的,在院子里踢球的,事无巨细。
      昨天是暑假第一天,宫二生和唐咏诗就带着白羽回云南了,宫欣放大了相片,看着白羽在蓝天下的笑脸,也跟着笑了笑。
      紧跟着云南小分队的刷屏,去了上海开签售会的宫六生也发了几张自己签售会的现场照片,包括签售台下有序排着队的粉丝们,乌泱乌泱一大片。
      他还@了宫欣,「你呢?」。
      留守在广州的宫欣,随意拍了张礼堂舞台的相片也发了过去。
      眼看天花板和墙壁的灯光暗了下来,只剩舞台上耀眼的光,宫欣把手机调到静音,等候活动开始。
      先是老校长和校领导致辞,接着是优秀校友代表的致辞,一个小时过去了,宫欣也放起了空,大脑开始自由翱翔在各家餐厅的菜单里,想着中午是要去米仓食堂吃个一人食午餐呢,还是去南园做个孤独的美食家。
      李蕴然的琴行暑假里忙到上天,汪汕这两个礼拜也不在广州。
      宫欣觉得怎么儿子一不在自己就像孤寡老人,嘤嘤嘤,好孤独哦,好凄凉哦。
      要不,回公司请大家吃顿饭?
      虽然今天是周日,但他们团队是全年无休模式,每天都有人轮班。
      垂头拿出手机按开助理nico的微信,想让她点些吃的去公司,这时不知道第几个校友代表结束了自己的致辞,礼堂内响起错落的掌声。
      「接下来有请07届的优秀校友——萧琮,上台致辞!」
      担任主持人的女老师带些兴奋,欢愉上扬的声线透过话筒传遍全场,宫欣顿了顿,把打了一半的文字消息都删了去。
      她不知道萧琮今天会来,还会上台。
      抬起头,她看向自从那大雨之后就没见过面的男人不疾不徐走向演讲台。
      男人今天穿得很正式,黑西装白衬衫蓝领带,一身笔挺英气,连带着禁欲感又上升了几分。
      灯光洒在他脸上,被雕刻过的轮廓更加分明冷峻。
      宫欣坐的位置其实离得有点遠,看不清他藏在镜片后的眸子,可却能感觉到男人穿透过空气的炙热视线。
      心跳漏了一拍,宫欣埋下头怒斥自己真是不争气。
      走出十二年,竟还仍为这少年的归来心跳如鼓。
      初恋总能深深扎根在人的心里,无论他是失败的还是成功的,无论你后来经历多少风帆。
      那是你第一次眯着眼望向云海里冉冉升起的朝阳,是你第一次俯身尝过青草地上鲜花里的露珠,是你第一次因为一个人知道了什么是患得患失,知道了什么是欣喜若狂。
      宫欣无法否认,初见那少年在舞台上的模样,带来了她意难忘的第一次肾上激素疯狂飙涨。
      “在场的各位校友,大家好,我是07届的萧琮。”
      “其实我只在天华读了一个学期,之后便出了国,所以老校长让我来致辞的时候,我还反复跟他确定了好几次,怕老先生找错人了。”
      观众席传出几声嬉笑。
      接着,萧琮按自己拟的稿子,表达了对学校的殷切祝福和美好愿景。
      他在后台时等候时,问了女主持人07届的位置在哪里。
      萧琮再次望向那片区域,舞台灯光太强,他目光所至都只是一片黑压压。
      他不知道那个女人有没有来,可有些话他还是想说。
      “虽然我只读了一个学期,可在这一个学期里,我遇见了一个很喜欢的女生。”
      “是一个,我后来出了国,都仍然很喜欢的女生。”
      “是一个,我回国只为见她一面的女生。”
      男人带了几分柔软的发言,让观众席再一次哗然。
      “天啊,这是要当众告白的节奏?”
      “还是说,这是要求婚??”
      “萧琮是我们这一届的吧?十二年了?!我的妈呀这也太痴情了吧?”
      身旁传来的唧喳碎语,让宫欣红了脸。
      那种感觉又争先恐后涌起来了。
      汗毛竖立,心跳失频,胸腔酸麻,连手掌心都漪起细细的薄汗。
      台下有些刚毕业没多久的少年少女开始兴奋鼓噪,有人大喊“师兄加油”,也有人问“你喜欢的女生今天来了吗”。
      萧琮盯着眼前飘在空气中的浮尘颗粒,久盯于某处使他的眼睛有些发酸。
      “我不知道她今天有没有来。”
      “如果她来了,我想当面跟她说说话。”
      “我会在我们以前经常见面的地方等她。”
      掷地有声的声音,在某人的心湖里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。
      在斑驳褪色的墨绿椅子上,揪着校服裤子的少女心里。
      也在焕然如新的酒红座椅上,揪着白色裙子的女人心里。
      ————作者的废话————
      初恋啊初恋(望天
      你们的初恋是怎么样子的?